太滚尼是hamster呀

一个国服非酋的迦勒底日记

233333

凤孤飞-苦海QAQ:

       还记得那天,我怀着坚定的意志走向了解救人类未来的道路,决定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迦勒底。我知道,道路是曲折的,只是我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当我走向卡池,想着终于可以开后宫了,险些笑出了声。我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严肃且冷静,然而我的心脏跳得极快,手在颤抖,呼吸急促。


       在过了一些日子后,我看着自家的英灵们,终于平静地接受了我是抽不到五星英灵的这个事实。


       我看着自己屋子里一片惨状,生无可恋,对自己作为非洲master的一生进行了深深的思考。迦勒底很大,非常大,但是我也不能让大家住得太分散,因为那样我回累死。而且我怀疑这些英灵有特殊的力场,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相遇,尤其是极其搞事情的那种相遇。由于历史原因,每天担惊受怕拼命不让长江和Lily遇见;由于相性原因,每天拼命不让大狗和红A遇上;以此类推还有美狄亚和Lily等等……毕竟他们打架用的是我的魔力,最后收拾残局还得是我,责任还在我,玛修和医生的眼神我再也不想看见了。


       今天是红A和大狗又打起来了,对,是又。原因大概是红A讽刺大狗女人缘的问题,终于有了个关系稳定的女master之类的,然后大狗以红A的女难回击,然后两人就一言不合开始打架。其实这种事情跟我的性别并没有关系,就算我是男的也会有“你又找了个男master啊Lancer”然后一言不合开始打架这种情节,单纯两人相性恶而已。一般来说我的解决方法就是一句话:“自害吧,Lancer。”


        其实一般来说英灵们有魔力也就够了,吃饭这个事情基本可以忽略,但这个情况自红A来了之后就完全变了样。先是对迦勒底的厨房进行一番点评,然后就开始收拾起来了,然后就开始做菜了,然后英灵们都来聚餐了。厨具不够用或者用着不顺手直接trace on,弄得我的魔力透支得非常快。而且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还很纳闷是我抽卡太多身体被掏空了吗?直到玛修有一天跟我说起来:“卫宫先生的投影魔术很厉害啊,上次厨房的洗碗机被医生弄坏了,卫宫先生就投影了一个新的,甚至比原来更好用。”好气哟,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在微笑着问出红A还投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后,我的内心十分波动。


      “库·丘林!”用令咒就用吧,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怎么了master?这么着急叫我?”大狗扛着抢一脸懵逼,手上还拿了本杂志,至于是钓鱼杂志还是十八禁杂志我都先烧了。


      “今天的这堆狗粮,不管是不是你职介的,都给我吃下去,然后,刺穿卫宫士郎的心脏。”我捧着金光闪闪的狗粮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在经历了最初的WTF,我还是成功被红A的厨艺堵上了嘴,太特么好吃了!无论日料还是西餐还是别的无论什么都好吃啊啊啊啊啊!在迦勒底这个人类唯一幸存点终于能有这种平凡的幸福,我简直感动得想流泪。不过每次我流露出这种情感时都会被他用各种冷嘲热讽的话语堵回去,所以这眼泪也一次都没留下来。也许这也是种特殊的关心方式吧。


      把自家三只大狗都一破了之后,我仿佛进入了天堂,每天被三只狗环绕的感觉好幸福啊。好想被大狗这样那样啊,三只一起上也行。我爱库丘林,库丘林使我快乐,库丘林是非洲战神。来啊大狗master给你补魔哟。


      被抽到呆毛王的加好友,被抽到贞德的加好友,被抽到阿提拉的人加好友,被抽到尼禄的人加好友,被抽到俄里翁的人加好友,还都是小号,好气哟,走开,你们这些可恶的欧洲人。


      大狗真可爱啊……旧狗的幕间物语是自己和枪狗打,打还相互夸,这不就是夸自己么……还夸得丝毫不脸红,那一个理所当然……好好好你们都是大英雄……想想之前法狗的故事就是一个德鲁伊在森林镇压恶灵……想要狂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国服狂狗要等大半年……我爱大狗,大狗使我快乐。哪种大狗我都喜欢,都是库丘林。


      闪闪出率up活动结束了,闪闪从卡池里走了,然而我并没有抽到闪闪,在卡池前哭得撕心裂肺。狗粮不想打,素材不想刷,没有抽到闪闪这世界于我还有什么意义!我一把抢过Lily的宝剑就要自害,然而似乎是被长江误会我要对未来的亚瑟王干些什么,直接抄起茶几就向我冲来。然后我就狗带了。


      怀着无欲无求的绝望心态度过了尼禄祭,迎来了月神活动,我终于,决定,向号贩子势力低头。


       之后我就必须每天多次往来两个迦勒底,真的是非常疲惫,然而闪闪毕竟是我的信仰就算是肝出血我也愿意。老家里一堆英灵虽然并没有直接和金闪闪住在一起,但还是颇有微词,闪闪你的风评真是有够差的。如果要是我抽到了闪闪可能迦勒底就炸了吧,呵。


      为了闪闪三破呕心沥血肝脑涂地,对我就是想把他的金甲扒下来。虽然你笑声很鬼畜动作很搞笑天下唯我独尊但我还是爱你的,你看我金屋藏闪哦。红A觉得我是抖M,呵,昨天刚给你三破你就这样对我?关门,放三只库丘林。嗯世界清净了。那可是王的姿态啊,虽然现在迦勒底地方很小,他也是这里的王,也是我唯一的王。


       要问我面对红A最怕什么,就是当他说起正义的味方这个话题的时候。嘛其实总比少年时期的他要好一点,但现在他已经完全是个糟糕的大人了,说这个话题总会有些微妙的违和。如果是在一个有酒有月的晚上,听他一个人念念叨叨的也没啥,虽然我不喝酒吧,但是听听一个历尽沧桑的英灵说话也挺好的。也就是家里没有呆毛王,要不然和红A一起谈正义那场景太美我不敢看……作为一个博爱的master我从来都是正义与邪恶兼顾的,我会做我该做的,但是那种崇高的理想本来就是人无法达到也无法承受的。在正常美好的环境下长大的我也拒绝恶的道路,但是我包容他们啊。无论是善还是恶,都是这世界的运转之力。


      我爱大狗,大狗最强三星,秒杀一票四星,技能赛过五星,我是狗吹,我为大狗代言。


      金时实在是太丑了,丑得在狂阶里数一数二,让人连抽的欲望都没有。相比之下长江是多么可爱(拍长江头盔)长江啊,master多么爱你,即是你脆得数一数二,我依然让你打头阵,毕竟我还要靠你加好友(长江开始咆哮)。master虽然没有五星,四星有你和红A(还抽了两个红A)也撑了这么久啊,马上要满破了呢。


      Lily:“master不要我了吗?”


      对不起Lily我把你忘了但是我实在找不到你存在的理由。


      “你定要为了不让本王无聊而时刻努力哦,杂修。”你说得轻巧!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无聊啊!升级打素材就是这样啊!你无聊我也无聊啊!还嫌弃迦勒底底里的从者没有一流的!我也想要别的五星啊!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我想要孔明啊!我想要大公啊!我绝对不会给你抽个阿尔托莉雅的!当单身狗吧金闪闪!


      困到要死还一大堆事儿,抽不到五星从者,连突破材料都刷不出来,人生重来算了(拿起大狗的枪)自害吧,非洲人!愿卡池永受诅咒!当你们这些欧洲人抽不到五星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们非洲人的怨恨啊啊啊啊啊啊(其实只是这两天看刷哥看多了)


      为了给大狗满破,刷了一天,最后啃了金苹果,终于把枪阶金棋子刷齐了,但是还差俩八连双晶。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想说“自害吧!Lancer!” 长江你不要急躁,不就差十个狂阶金棋子吗,刷! 为了这感人的掉率我决定把二姐练起来,希望幸运EX可以保佑我把把出金棋子


      闪闪小号呼符出了黑圣杯。 我自己能抽到的五星,难道只有礼装吗。


      在刷了一上午狂阶素材本之后,我终于发现了Lily的作用,扛着她奔向素材本。我觉得saber lily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以其A+的幸运值当作刷素材的幸运物。幸运值高素材掉率高的玄学我觉得是真的,带上自己50级saber lily,抱阿提拉大腿(幸运值A)刷30体狂阶本,6把掉了5个金棋子1个八连双晶1个混沌之爪。


      “大狗啊!长江啊!master终于给你们满破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刷了一天30体狂阶本,啃了4个苹果master都要死了魔力都透支了啊嘤嘤嘤嘤你们终于长大了啊来让master抱抱呜呜呜呜。”


       一旁红衣白发的英灵一脸不屑:“真是恶心。”


      “红A啊你是不是不想满破了。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首先我还没给你升到70,刚66你着什么急。金棋子刷起来多累你知道吗!你还要那么多虚影之尘!尤其是打弓阶素材本我得带枪兵,枪兵有高幸运的吗?一个个的都幸运低到可怕,看看人家隔壁剑阶!自害吧Lancer!我得刷多少次才能有一个金棋子!不行了我太累了吵个架都要趴下了,大狗!扶我回房间里去!”


       闪闪,你是不是很寂寞,为什么我这个号抽到的全是女从者。玛尔达,龙娘,卡米拉。好了我知道你不是基佬了,但是你能不能给我招点有用的从者,比如呆毛王啊彩笔剑大奶贞日天啊也好看,也好用(各种意义上),方便你我他。


我能怎样?我也很绝望啊!给我五星从者啊!


       “master起来啦!无聊死了。”大狗扛着枪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起晃的还有长江。


       “我知道你俩刚满破很兴奋,但是你们的master为了你们俩已经狗带了,让我静静。”


       “嗷嗷嗷嗷嗷嗷嗷”长江一边嗷着一边退出去了,哎好歹以前是骑士,好歹是知道体谅人的。


       “红A你怎么来了?我累了我现在没力气给你刷材料”


      “不要跟个疯狗一样到处咬人啊,疯狗在迦勒底有一只就够了。”红A还是那个红A,只要跟大狗在一个空间里见面就开始嘲讽。


      “你刚才说谁是疯狗。”


     “要打出去打,我累了要睡了。”


     “在睡之前还是先把这个汤喝了吧。”


     “哦红A爱你么么哒。自害吧,Lancer。”


       大狗:???


       蛇之宝玉怎么这么难刷啊……抱着卡突破的闪闪哭了起来。


       为了给闪闪二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啃了六个苹果从上午刷到11点半。第六个蛇之宝玉出来的时候和闪闪抱头痛哭泣不成声。一路上顺带刷出来10个术阶金棋子6个术之密石几个虚影之尘。然而这个号并没有什么术阶可养。闪闪啊要不你给我招个孔明出来吧。


      写到最后我才发现,我一直忘了自己家里的……玉藻猫……我对人妻……真的没有兴趣……啊

海圭短片断

咸鱼教咸鱼C:

废太久了,又没什么时间,所以就拿路边随便捡的20字微小说的题目写了一些片断来玩。


01 Adventure(冒险)


 


爆炸点近在咫尺,海斗轻轻扭了一下车头,摩托车瞬间划过一道弯折的曲线漂亮的避开冲击波。气浪激起的沙尘和碎石扑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生痛,但他无暇顾及这些,背后贴着的圭的身体的热度鼓舞着他,就连眼前四处炸开的火光也如同慢速播放的电影特效一样,鼓动着他愈加高扬的心。


“海,好厉害……”


理应是听不到的,圭在身后发出的细微的赞叹。但是声音还是透过他的脊背,通过他血液的脉络传递过来。


海斗没有回应什么,只是轻轻扬了一下嘴角。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可以成为英雄,只属于你的英雄。


 


02 Angst(焦虑)


 


海斗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永井的窗下。他想像小时候那样随便捡块小石子敲打窗户,想大声呼唤永井的名字叫他出来玩,但是最后他只能靠在机车上默默地燃起香烟,透过袅袅的烟雾凝望着窗中少年的灯下身影。


有时候他也会跑到永井补习班的附近等待,隔着一段距离,在人群的间隙中窥视。即不接近,也不放弃,他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忠犬,无论雨雪的一直守在原处痴痴等待。


“圭,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啊!”


他想这样大声的朝对方吼叫,但是他同时也很清楚,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这份焦虑的期盼也无法传递出去。


03 Crackfic(片段)


 


海斗背靠着树干,呆呆地看着太阳的光斑在树冠上跳跃。这里虽然是没有神主供奉的废弃神社,不过似乎偶尔还是会有人过来上香的样子,嗅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香火味道,海斗擦了擦鼻子,立即就因为嘴角的擦伤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今天也没来吗……”


他喃喃自语着,脑子里霎然闪过一丝放弃的念头,这时候他注意到不远处山脚下的路上站着的小小少年,正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圭……”


就连打架时受伤也没哭的海斗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酸热,委屈感席卷了他的心。


“圭。”


他蹲了下来,小小的少年以符合自己年纪的方式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会放弃,我才不要放弃!我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的,圭!”


04 Crime(背德)


 


“海,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


“嘘,别说话。”


海斗将永井圈在怀中抱紧。


“可……”


“再多说一个字我又要吻你喽?”


圭不是人类……再没有比自己亲眼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死而复生这一幕更具有说服力了。


但那又如何?


海斗冷冷的想,像想把永井揉进身体里一样箍紧双臂。


全人类的利益什么的,又与我何关?既然人类的本质就是自私自利,那我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守护着他又有什么错?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的名字?”


提问的黑发少年有着和咎儿一样如同玛瑙般闪亮的红眼睛……不,或许该说是咎儿的眼睛和他的一样?鑢七花苦恼的皱了皱鼻子,总觉得能从对方身上嗅到一股莫名熟悉的好闻味道。


“虚刀流——鑢七花,你可以叫我七花。”鑢七花缓缓的走到正皱着眉头消化着自己给出的情报的永井圭身边,在身长六尺八寸的他看来,矮小的少年头顶处的发旋小小的十分可爱。


“该到我提问了。”


“啊,请。”


鑢七花想了想,又好像其实什么也没想。


“你的头发,能给我咬一下吗?”


06 Death(死亡)


 


两人一直偷偷喂养的小狗死了。虽然原因不明,但是早上去看它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今天之前还灵动鲜活的眼睛早已黯淡下去,就连那曾经柔软的身体也变得僵硬。相信再过不久,死亡的臭味就会覆盖上这具新鲜的尸体,更进一步的向曾经爱怜过生前的它的人恶意的揭示开生与死的区别。


“我们把它埋了吧。”永井沉默了一会,忽然提议道:“再这么留下去,腐烂了会很臭的。”


“圭?”


——你不伤心吗?你不难过吗?它还活着的时候明明你那么的宠爱它。


海斗不解的凝视着自己的友人,试图拉住他的手质问,但永井避开了他,转过身走到一边铲土。


“尘归尘,土归土。”


“圭。”


“埋掉的话比较好,不然当垃圾丢的话恐怕不太好。”


“圭!”


不顾永井的躲避,海斗一把抓住了他的臂膀,掌心传来的分明是在努力忍耐着什么的振动。他怔了一下,手劲一松就被永井挣开了去。可海斗不忍再继续纠缠,友人心底的感情像从这短暂的接触中完全的刺入了他的心底。


是了——


不管表现得再怎么理智,这同样也是永井圭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死亡。


我真是个笨蛋……海斗后悔着,泫然欲泣地朝友人垂下了头。


“对不起……”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求求你。”


永井的声音听起来几乎是在哀求了,可海斗仍然不为所动——这和他过去不管发生什么总会把对方摆在第一位的行事大相径庭,只有微微颤动的手掌说明他听到了永井的话,他动摇了,但仍然坚持着。


“海……”


“别再说了,圭。”为了避免自己再度屈服在永井的乞求下,海一口截断他的话。“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的。”


 


08 Fantasy(幻想)


 


“海,我们一起走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海斗差点没把手中的电烙铁丢了出去。他抬起头,黑发的少年一手托着下巴坐在他对面,朝他露出无数次在青春期的梦境中臆想过的温柔微笑。


——是永井圭。


于是他又低下头,在狱警发现前又继续起手中的工作,焊锡和松香的气味刺鼻,激得他眼前一片朦胧,永井的身影便在这片朦胧中如烟般消逝。


“圭。”他在心底默默呼唤着少年的名字,“圭,好想见你。”


09 Fetish(恋物癖)


 


虽然早就注意到了,尽管早就注意到了,但是永井还是没能料到海斗对这个笑脸耳钉的执着程度……不,到了这个地步的话或许称为狂热也毫不为过。


“为什么一定要戴着这个奇怪的东西呢?”


“因为……”海斗脸上浮起难得一见的尴尬模样,在永井的注视下别过脸游移着视线。“这是圭第一次送我的礼物……”


“哈?就这样?”


“就这样。”


看着忽然又露出有点怏怏不乐表情的友人,永井无奈的叹了口气,转手把耳钉放进了嘴里。


“你要是敢把它抢过去我就还你。”他含着耳钉朝海斗挑衅地扬了扬眉,脸上闪过一丝恶作剧似的表情。“你敢吗?不敢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戒掉……”


下一个瞬间,永井的嘴就被海斗堵上了。


10 First Time(第一次)


 


万事开头难。


就算事先做过功课,事到临头永井还是动作僵硬得不行,撕开保险套包装袋时手一抖,里面的东西就全都掉到了被子上。


“……圭。”


——振作点啊我自己!已经打包票说我的知识面肯定比海更厉害所以一切都交给我的是哪里的哪个人啊!又不是要出嫁的处女,事到如今紧、紧张什么的! 


“抱歉。”


海斗轻笑着的低喃打断了永井混乱的思绪,温柔的吻随之印了下来。


“因为太喜欢了圭了……忍不住欺负了一下你,抱歉。”


“海……海才没有欺负我……”


“接下来就要开始欺负了。”


这么说着的海斗将环在永井臂膀上的手轻轻的滑向了他的身下。




11 Fluff(轻松)


 


许久不见的重逢比想象中的更为平淡,几乎没受到任何阻碍,海斗轻易就进入了永井好不容易才打入的圈子里。


周全的和周围的其他人打了一圈招呼后,海斗十分自然的坐到了永井身边的位置。他一边继续回应着旁边刚认识的人的搭话,撑在坐垫边上的另一只手却一边轻轻的抚上对方的手指,熟稔的与其相交,拇指与食指还轻揉起他的尾指。


“……”


像这样的场合本来应该是永井最不擅长的,如果不是海斗在这他早就离开了,不过紧绷的神精在海斗按压指尖的动作中莫名的松缓了许多。松懈下来的永井甚至扭过头偷偷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有气没力的把头靠到了海斗的肩膀上。


感觉到永井贴近的气息,海斗并未停下与他人交谈的动作,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永井靠得更舒服些,然后夹了一些永井喜欢吃的菜放到他面前的食碟里。


“……你们,真的是分开了很久今天之前一直都没见过面吗?要不要一见面就营造出别人插不进去的二人世界啊?”


邻座被秀了一脸恩爱的人全都露出了嫉妒的怨恨表情。



12 Future Fic(未来)


 


清晨的都市就像末日电影里的废城一样,空荡荡的街区沉浸在清晨的薄雾中。


海斗牵着永井圭的手的身影在摄像头监视下的街口一闪而过。


即使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也仍在逃亡。


但两人心底涨满的,却是如同私奔一般的甜蜜。



13 Horror(惊悚)


 


“你是人类。”


明明是安慰的话语,在永井圭耳中听来却充满了奇妙的诡异感。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在看到友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冰冷的汗瞬间溢满了他的背部。


“……海?”


“你是人类。”


海斗又重复了一遍,金色的眼睛倒映着永井圭的脸。那眼睛如同一面镜子,又如同平静的湖面,仅仅只是单纯的倒映倒影,不带任何自我的意识。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我所熟知的那个海斗吗?


莫名的,永井圭心里突然闪过不安的预感……但这火光电石之间,他并没有抓住这个预兆,面对着可能的真实,他转移了视线。


他与海斗……分离太久了。久到这年幼时的挚友究竟是在何种环境下长大,以何种心情面对着自己也一无所知。


但是此时此地,永井圭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有海斗。


“只要逃到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你就,一直是人类。”


寒意再度流窜过永井的脊背,他看着海斗,少年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能让他读懂的表情。他所给出的提议,如稚童般单纯,亦如狂者般疯狂。



18 Poetry(诗歌/韵文)


 


若语言能够束缚一个人,我欲向你述说万千爱语;若亲吻能够满足我对你的贪欲,我欲将你拆吃入腹。


我心爱的人啊,你可知道?


我的心中栖息着猛兽。



23 Suspense(悬念)


 


刺耳的警笛撕裂了夜的寂静,人造的灯光将这片黯蓝的天幕染上一片血红,听着这片嘈杂,海斗沉默地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圭……”


他的心脏紧绷着,在途中听到的枪响更是如同尖刀一般刺入他的心中。


“圭!”


海斗又低低的呼唤了一声重要的友人的名字,然后咬紧牙向前冲去。比夜空更黑暗的树影从他身边掠过,而后遮盖住了少年急速前行的身影。而在这片茂盛的树林上方,巨大的银月悬挂于空中,在少年的道路上洒下一层冰冷而苍白的光。


赶得上,赶不上。


救得了,救不了。


“啊啊……圭……”


急切感使得海斗的心脏仿佛随时都会崩裂一般隐隐作痛,但在此时……连自身都没有发现诡异的微笑正从他的嘴角浮现。


“圭是亚人……”


是连死亡都做不到的可怜的亚人。


“真的……太好了呢。”







懒得写完了……(被揍)总、总之挑着随便写写的,最近海圭好冷好冷好冷啊,滚动滚动~大家加油产粮互相投喂啊喂?




补充一下混合同人里的说明:七花是小细谷在刀语中的角色。至于刀语的梗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也不影响阅读。

91Ends

Ivan:




       “你什么时候动手?”


       “动手?”


       “尼禄也是复仇对象吧。”


 


       当然。只是还没到时候。


       现在建立的一切信任,都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亲手撕下。




       如果放弃呢?


       他们同乘一辆车逃亡。吃美味的餐馆,玩孩子的把戏,在篝火边上夜谈。与追杀者搏命,并肩战斗。被接纳为家族的一份子,从此交付信任,命运相连。


       ——太可笑了。




       他尝过很多痛苦,从撕心裂肺到行尸走肉。这点小小的苦涩,他并不放在心上。


       只是还没到时候而已。



【月金】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在天台为你哭泣的男人?

谢尘安:

本文只是一些絮絮叨叨的废话。


其实我漫画已经很久没看了,从叶get金木还活着那里开始就一直囤着粮,本来想着今年忙完了大概白金也回来了,我便能开开心心继续回来看更新,但是西瓜又给了我一巴掌。


前几天看到徒弟弟更了她在主吧的扒月山帖子,点开了,跳到了第一页,看着月山的笑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啊,那个长腿欧巴,像模特一样的富家公子,风度翩翩,温文有礼,虽然心里怀揣着对于猎物的恶意,但给人的第一眼印象相当好,后来怎么就被西瓜虐成那副德性了呢。


我没有黑月山的意思,相反,我想说,整部作品里我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这个被很多人吐槽”恶心“、”变态“的男人。其实看漫画的时候,和看TV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漫画里的月山迷人极了,简直集合了我对男神的所有定义元素,然而TV里他却成了一个搞笑役——这让我很不能理解。


啊,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看到TV第二季里月山趴在天台上哭成傻逼的模样,心里集合了难过、怜悯、愤怒、感动等等一系列感情,或多或少都对TV制作组有些不满,明明是非常经典感人的场景,被恶搞成了那个样子。


很难过,真的。


这个爱上了自己食物的男人,明明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公子,却只能卑微地跪在爱人的面前,看起来可怜渺小极了。


我还记得很久以前在教堂里,这个美食家自己就说过,他确实疯了,是因为金木疯的。是的,我也觉得他疯了,他真的是疯了,不然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家伙奉献自己的一切?


说着要做他枕边护身的利剑,又为他失去了整个家族,为他失去了亲人和朋友……


为了他,月山什么都没有了,然而他还是不回来。


看着月山的表情,我想到了一个词,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很可笑,这个男人本来把金木当宝贝一样宠着,甚至为了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但是这个男人却动手打了他。


打自己的爱人,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我很难想象月山承受着怎样的痛苦,真的。当时他以为金木死了,躺在天台上,一躺就是数年,不吃不喝一直流着眼泪,哭成了人干。如果他能早些知道自己会爱上自己的食物,他还会去那家名为古董的店铺里挑逗那个阳光可爱的男孩子吗?


再度相逢,那人却已经成了敌人,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连性格和三观都变了。月山心里有多难过?


西瓜,你熊的,同为创作者,我大概能猜得到你的一点心思,你是喜欢月山这个角色的,但我没想到你表达爱意的方式是虐。


其实这大半年以来,我每次打开贴吧,收到XX等XX人赞了您XXX的帖子,或者是XX回复了您XX帖子:楼主回来更新啊←这样的消息,我都很窝心,我真的很愧疚,我真的不想坑文。以前在晋江养成的良好习惯,日更4000绝对不坑,第一次崩在了那篇同人里。


我好几次想着回去填坑,但是毕竟是原作向,还是多年后战争结束的大背景,我要猜西瓜的后续剧情。我很庆幸当时我还在更文的时候我猜中了,但是后来越来越不懂西瓜的脑回路,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虐得我心口疼,真的,估计在白金归来之前我都不敢看漫画。这种感觉大概就和以前玩LD1不敢打Giulio的BE线一样,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不敢看他们被现(作)实(者)蹂躏的模样。


其实每次看到月金这对CP,我都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正动笔的时候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脑子里只剩下那个大少爷温柔的笑容。其实之前的时候,是两个人的笑容,白金笑得浅浅的,冷冷的,月山笑得很灿烂。但是后来白金的脸渐渐模糊了,大概是被月山的眼泪染得吧。


话说……佐佐木琲世,你还记得那个在天台为你哭泣的男人吗?

月金15题

自娱自乐的小世界:



1 间接性亲吻 


“谢谢月山先生邀请我来喝咖啡,味道很不错。”平时总是在共喰难以下咽的赫包,这次久违地喝到了美味的咖啡,金木研难得表情柔和地向月山习道谢。


“不用谢,我的主人。这是我的荣幸~”月山语气浮夸地说着,状似无意、动作自然地端起咖啡杯也喝了一口。


“这是我的杯子呢,月山先生。”金木研微笑着,折手指的声音在室内显得异常的响亮。


      


2 恋人的收集癖 


“little lady,请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花MAN。”


“刚刚金木君换洗下来的衣服,交给我吧。这种粗糙的清洗工作不能交给可爱的小淑女来做。我送去清洗吧。”


“我没关系的,能帮上哥哥雏实很开心。”


“可是~金木君也不愿意让小雏实做这些事的呢。”


“唔……那好吧,麻烦你了,月山先生。”


“我的荣幸。”




空阔的房间里,除了华丽的衣柜以外什么都没有。


月山习陶醉地在金木研的衣服中深呼吸了一口,然后珍惜地将它挂入衣柜中,与他之前穿过的衣物一起。


好了,该把一模一样的新衣服给金木君送过去了呢。




3 交换肢体 


“我认为金木君的每一个地方都很好吃哦。但是一定要选的话,我会选金木君的大腿。因为金木君的大腿很白皙很嫩滑,但是又矫健有力,线条优美。在床上的时候,无论哪种姿势,都是美不胜收呢。当然,味道一定也是超一流的美味,光是闻到香味与触感,我就已经神魂颠倒了。我的话,我自认为我的手臂比较好吃哦。上次在教堂,我被迫吃了自己。出乎意料,味道真是不错呢!脂肪与肌肉的比例刚刚好,入口的感觉也很棒,肉质一流。这样的交换,相信金木君肯定不会失……啊噗!”


“月山先生。谁允许你在这里一直自言自语个不停啊?”




4 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啊……金木君。真好,我终于找到你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哦。不用担心,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哦。”月山习爱抚着怀里的箱子,深情地表白着。




5 垃圾堆中的热恋 


“你确定目标经常藏匿在这附近吗?”金木研虽然努力保持面无表情,但身处大型的垃圾处理中心之中,他仍然被周围无孔不入的臭味熏得屏住呼吸,皱起眉头。


“Sure.我确定。”月山习却面色如常,一副轻松的样子,让金木十分不解。


“月山先生,不是嗅觉很敏锐吗?”他忍不住好奇发问。


“是的,金木君。这是我引以为豪之处。”月山习骄傲地微微扬起了漂亮的脸蛋。“虽然周围尽是恶臭,但是有金木君在,我只要能闻到金木君身上的醇香就没问题。”


“……那还真是,多谢了。”狡猾的回答啊,但金木发现自己因为这个回答有点开心。“我也想试试,这种方法。”金木不等月山反应过来,拉下月山的脖子,微微踮起脚送上了难得主动的热吻。




6 我该如何命名


“该取什么名字呢?如果是个女孩的话,我希望她长得跟金木君比较像。有着金木君柔软发亮的黑发和温柔可爱的大眼睛,绝对会被许多臭小子追求,我得要保护好小公主才行。如果是个男孩的话,我希望她长得跟金木君比较像。白发的男孩子很帅气吧!像金木君一样又强大又美丽,肯定会超级受欢迎啊。所以该取什么名字好呢?我和金木君爱的结晶……”


“月山先生,醒醒吧,我是男人,就算你再怎么努力,我也没办法生出小孩的。……顺带一提,我觉得脸还是像月山先生比较好。”




7 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月山习曾经跟金木研玩了一场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每当想起这件事月山习都想拍死当时作死的自己。




8 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就当积德吧,金木君…你就不能不去吗?”


“对不起,月山先生。谢谢你来阻止我,但是…我讨厌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




9 请食用 


月山习进房间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的金木君全身上下只穿着他的衬衫。大一号的衬衫松松垮垮地套在金木的身上,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锁骨清晰可见。大咧咧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腿紧致又不失肉感,随意交叠在一起。


注意到月山习的眼神集中在自己腿上根本挪不开,金木研换了个姿势,对着月山习慢慢地把交叠的大腿张开,一条腿张到极限立在床上,另一条随意地搭在床边晃悠,露出了大好的春光。


“请食用。”一边说着,金木的手一边及其煽情地摸上了自己的大腿。


月山习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自己的生日。




10 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冷……说不出的寒冷彻骨,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头都毫无温度。金木研缓步走到月山习面前。


“是……你吗?”


“……是啊,月山先生。”


明明是久来重逢的对话,赫子却毫无预兆地刺进月山习的身体,俊美的青年吃痛地低呼一声,嘴角溢出血液。


“不要紧的。”


安静地别说话、别动、别让人注意到你的存在。


金木研转身挡在月山身前,赫子缓缓抽离开来,带着些许鲜热的血液,给金木研覆盖上一份属于月山习的温度。


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先好好睡一觉吧,月山先生。




11 如果你要杀死我/被害妄想 


每次金木研共喰时,月山习都会嫉妒那个倒霉的喰种。


明明是个垃圾货色,居然能经过金木君的口唇,进入金木君的身体,成为金木君的一部分。


如果金木君吃的是我……


啊,想想都让人兴奋不已呢。




12 无条件接受/无条件拒绝 


不管金木研提出什么要求,月山习都会无条件接受。


连金木研自己都这么觉得。




13 看着我 


月山习觉得,金木研的眼里装着太多人了。


他胆小又温柔,所有人都不想失去,所有人都要去拯救。


他的眼眸,很少会映出月山习的身影,即使他一直陪伴左右。


如果能一直只看着我……该多好啊。




14 完美恋人 


对月山习来说金木研是个完美恋人。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动作,每一口呼吸都是那么可爱。




15 你是谁?


佐佐木琲世不知所措看着眼前奇怪的人。那个人突然冲到他面前,看了他一眼就开始哭泣,泪水淌下的速度之快让他吓了一跳。那个人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安静地哭着,俊美却憔悴的脸上混杂着复杂的情绪,欣喜、难以相信、悲伤……


琲世有些失神,有种难以述说的感觉涌上心头,“抱歉。但是……你是谁?”





尊礼tag旧文整理(2013.7.1-2013.7.31)

尊礼tag每周整理:



【尊礼】人生系列 by yoizora






短篇


【尊礼】 by 荒原列車►eri


【尊礼】Christmas Night by 荒原列車►eri


【尊礼】日復一日(1) by 荒原列車►eri


【尊礼】青弦 by 夢境碎片


【尊礼】DAY 100之次元穿越(尊礼篇) by von Dresden


【尊礼】他年月圆 by von Dresden


【尊礼】鲜血与火焰 by 七曜外典


【尊礼】《契阔》开篇长诗&引诗 by 绵绵


【尊礼】事出意外 by Reverse


【尊礼】夜间卡片 尊礼ver 2013下半年  by Reverse


【尊礼】死循环 by Reverse


【尊礼】城堡与灯塔 by Reverse


【尊礼】A lifetime contract【番外】 by -Claimore-


【尊礼尊】圣域在上 by -Claimore-


【尊礼】【尊礼】NO SOMKING(肉渣) by 这是个坑


【尊礼】<Estrus-發情期->試閱 by 管中世界


【尊礼】Blue Sparks by 月无霾


【尊礼】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Intimate Stranger》 by Asuka千帆


【尊礼】小段子 by 七曜外典


【尊礼】壓制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轉世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色氣30題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k還在播放時的小段落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进屋请走正门 by 伊布川清龙


【尊礼】孽缘 by 星辰十字军


【尊礼】利息 by 兮凝之


【尊礼】困兽之斗 by 兮凝之


【尊礼】Half Cigarettes by 兮凝之


【尊礼】残刃 by 兮凝之


【尊礼】双人行 by 兮凝之


【尊礼】神隐之子 by 兮凝之


【尊礼】双刃 by 兮凝之


【尊礼】摄影paro片段  by 兮凝之


【尊礼】走一段路 by 兮凝之


【尊礼】双城 by 梦溪怪谈


【尊礼】周防新发型 by Tub Chapel


【尊礼】通讯失衡 by 枫柒律峦 


【尊礼】Back Dream by 枫柒律峦 


【尊礼】今日有雨 by 枫柒律峦 


【尊礼】同人展扫黄打非事件 by 遍净昙华释大千 






连载


【尊礼】花葬 Stage13 by 七曜外典


【尊礼】花葬 Stage14(完) by 七曜外典


【尊礼】《双城记》Chapter 10. by Asuka千帆


【尊礼】《双城记》 Chapter 11. by Asuka千帆


【尊礼】《双城记》 Chapter 12. by Asuka千帆


【尊礼】《Return Road》 番外 From A to Z by Asuka千帆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2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3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4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5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6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7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8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小剧场#4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背向同行》Chapter 39 by ◤間歇式◢❤尊禮


【尊礼】《德累斯顿之解》 Chapter.3 三块石板 by 晏昕空


【尊礼】《德累斯顿之解》Chapter.4 红蓝碰撞 by 晏昕空


【尊礼】【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33】 by 『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尊礼】【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34】 by 『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尊礼】【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35】 by 『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尊礼】【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断章2】 by 『K』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3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4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5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6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7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8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電梯篇﹞ #09 by Middle-earth


【尊礼】【AU】--XX事件簿 ﹝番外﹞ by Middle-earth


【尊礼】【盲鱼番外】未来的无数件小事——壹 by 周刊烧酒


【尊礼】被迫相識1、2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被迫相識3、4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被迫相識5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被迫相識6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被迫相識7(完)(R18)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被迫相識番外X2 by 五四三二紀 


【尊礼】相親 by 五四三二紀 




其他


【尊礼】K尊礼擦屏布/眼镜布 by 影之书


【尊礼】双王 尊礼 魔都尊礼only 5元内无料推广本《Pride》 by 爱做梦的兔子君


【尊礼】K尊礼小说本《障目》本宣 by  月下蝶鸣同人社团 


【尊礼】无料《花葬》本宣 by 七曜外典

旧照最可爱啦qwq
好喜欢EMO pete感觉是颜值担当hhhh【比心

Future Memories.

居然有粮QAQ哭

Short Bunny:

五年前?寫的Belldom,好似沒有地方可以存了,感覺存在豆瓣也不安全,搬到這邊看看吧。


Disclaimer:他們不屬於我,專輯更是了。




 大约是凌晨两点钟的时候他醒来了,外头依旧在下着雨而冷风从没关严的窗缝里钻进来,睡意还在脑子里徘徊不去,就像甩不走的粘液一样令人恶心。他觉得自己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清醒过了,迷糊,糟糕的生活环境,所有没洗的杯子堆在洗碗池里,微波炉里面是加热了却又忘记吃的肉酱意大利面,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呆愣着。




  Dom竭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过去的事情,比如十三岁的时候他和Bellamy还有Chris躲在房间里看从录像店偷来的不良录影带并打算给自己的乐队起名叫Rocket Baby Dolls,Bellamy手上通常捧着一大袋油腻的薯片,在批评演技和无处不在但却没有存在合理性的呻吟的时候把手在他的衣服上抹干净,然后再装作没事人一样。老实说Bellamy并不擅长这招,他会习惯性地在里面掺进一些小动作,东张西望,从而让他变得更加显眼。Bellamy说起话来就像连珠炮,总是无法抑制地变得更快,听起来就像词汇们发生了一次大爆炸。




  时钟的滴答声使得流淌的时间变得单调起来,Dom坐在床上,在脑子里试图把一到三百的偶数背出来,在七十六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他睁着空洞无神的灰色眼睛望着墙壁,然后告诉自己这儿没有了任何人可以让他去关心,他现在自己一个人,得生活下去。




  没有说服力。




  他多久没有吃到过被推进自己盘子里的蔬菜了?




  Bellamy总是表现得像个小孩,顽固地拒绝一切蔬菜,意思是不允许Dom把那些东西放进购物车里,不允许他们出现在无论是早餐午餐还是晚餐的菜单里。“嘿,Matty”,Dom曾经劝过他,你知道,一如既往地使用温和的语气“绿色蔬菜对你有益处,呃,我的意思是蔬菜--不管是什么颜色的--对你都有好处,你要是再这么抵制下去,你会色盲的。” Bellamy甚至懒得给出言语上的回击,他只是翻了个白眼,然后把叉子上的一块胡萝卜塞进了Dom的嘴里。(“唔唔唔呜呜。”)直到满意地拿到了一整碟的油炸食品之后Bellamy才不情不愿地开口:“我以为你知道的,”他咕哝着“我讨厌吃蔬菜。”




  “唔唔唔呜呜?”Dom耐心地望着他,由于嘴巴又被塞进了一块西兰花而无法准确地发音。




 “我说,”Bellamy似乎心情愉快起来“你看上去就像一只可笑的田鼠。”




  Dom露出受伤了的表情。




  “好,那么我们来吃下一道菜。”Bellamy兴高采烈地用叉子叉起一块芹菜,然后挥舞着。




  七十六...七十六之后的偶数是什么来着?




  睡意开始慢慢地褪去,Dom用被子包住了自己但还是觉得冷,雨水开始倒灌进来,阳台的位置出现了一小滩一小滩的积水,他盯着光亮的部分,就好像这是个能看见月亮的便捷方法一样。所有的月亮都挂在天上再被折射去不同的地方,所有的,一点钟的两点钟的三点钟的月亮。这个古怪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他恨死了没有办法控制的回忆。




  “好,大金毛---”




  “......你在叫谁?”Dom打算礼貌地打断Bellamy,然后再纠正他和人类不同频道的思维,失败的是Bellamy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打算。




  “---我打算在家里弄一个很大的很大的飞船,”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臂展长度是个多么小的数字“我需要螺丝钉,铁皮,还有一个Tardis。”




  “...一个...一个什么?”




  “Tardis。”Bellamy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我以为你已经停止看BBC那些科幻剧了。”




  “不,为什么?”Bellamy气势汹汹地盯着Dom“他们睿智,可爱,充满了人类的感情和高科技。”




  Dom忍了忍,没有笑得太大声。




  “你闭嘴。”Bellamy靠近他,摆出一副(伪造的)凶神恶煞的表情。




  “Yes,Master。”Dom继续任由Bellamy逼近着,然后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吻。




  .......噢,七十六之后的偶数是七十八。


  


  四点钟的月亮出来了,黯淡,无精打采。Dom赤脚下了床走向阳台,雨水冰冷地打在他的脚背上,他抓了抓头发试图把翘起来的部分压平,但在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没劲地垂下了手。手机依旧躺在洗手池旁边,黑色的待机屏幕。已经有好久屏幕没亮起来过了,他也没有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冲动,他只是麻木的一直让它保持在满电的状态,静静地呆在那儿,像在等着什么。




  最后一条收到的短信好像是......“男孩子,叫Bingham。”




  他再也没收到过Bellamy任何的短信或者电话了。


 



封面好评
哦好像忘了drones